第A22版:新月·人文地理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目录
异彩纷呈的雷波苗寨文化
数字报刊 电子报 首页  >   2019年8月13日 数字报刊 电子报 数字报刊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异彩纷呈的雷波苗寨文化

  罗汉沟村美轮美奂的苗寨景点。
  雷波县苗族花山节双人芦笙表演。

  异彩纷呈的

  雷波苗寨文化

  2019年6月26日,雷波县按照3A级景区标准打造的罗汉沟村苗寨旅游景区开业。笔者赶到距离县城27公里的罗汉沟村苗寨,从灵魂深处感受到了雷波苗族文化的华丽动人。

  雷波县仅有三个苗族聚居寨子。一个是箐口乡罗汉沟村的苗寨,另一个是永盛乡岺岗村巴脚山苗寨,还有一个是谷米乡岩峰坪苗寨。

  罗汉沟村苗寨居住着朱、陶、王、马、张五姓109户白苗人家415人。上世纪60年代,由云南马楠、茂林等地迁入。最先迁来的是朱家和王家。男人穿山越岭打猎、采野菜、野果;女人种麻织布,带孩子做家务。朱、王两家扎根后与外界苗族开亲,逐步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

  苗族人宁肯饿死也不偷不抢不乞讨。家人、邻居和睦相处,从来不吵嘴打架,所有纠纷都心平气和解决。有史以来,寨子里从没发生过刑事、治安案件。

  他们长期与周围的彝族和汉族交往,不少人和彝族、汉族成了感情很好的朋友,除说苗语外,绝大多数人还能讲彝、汉语。他们的风俗习惯受到影响,慢慢形成了一系列独特的风俗,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

  文/余忠涛 苏杰兵 

  图/余忠涛 江泽明 

  

  A

  无与伦比的山歌舞蹈文化

  

  不少人都知道雷波是中国彝族民歌之乡,却不知道雷波苗族的民歌也很有特色。

  罗汉沟村的苗族有特别好的歌喉,山歌唱起来回荡山间,震荡天宇,或悠扬动听,或高亢激昂,真是无与伦比。只要有人和他们对山歌,他们就可以不吃不喝不睡地应对。

  罗汉沟村的苗族山歌受当地彝族和汉族民歌影响比较深。寨子里当过苗寨小学代课教师的王老师给我翻译。我感觉跟当地汉族山歌极为相近,只是唱的声调不同,比汉族山歌拖得更长,具有波浪感,显得很优美,不缺少雷波彝族民歌的韵味。以下是王老师翻译成汉语的几支山歌;“我唱首山歌给你听,请你好好记心里。山上山下来作伴,房前屋后寻开心”;“郎骑白马过松林,松枝挂到马缰绳。郎要抽刀来砍掉,妹说等它挂别人。生不离开死不丢,生死都在这条沟,生死要走这条路,我俩爱情留心头。生要连来死要连,生死相连六十年。生要连你六十年,死了同埋后花园。心焦焦来辣焦焦,心头想得乱糟糟,你们倒是成了双,我们还在打漂漂。阳雀吃水在沟头,想爹想娘在心头。吃酒(吃宴席)场中想你,眼泪流进酒杯头。”苗家人唱山歌都是现编现唱,见物见景抒发情感,没有固定的歌词和格式。

  王老师告诉笔者:“苗家人离不开山歌。山歌可以排除忧愁,表达喜悦之情,表达爱情。”

  此外,能歌善舞的罗汉沟村苗族妇女心灵手巧,手工织的麻布就像白云一样白,在裙子上绣的花像彩霞一样绚烂。衣服、裙子、围裙、背孩子的背带、帽子、枕套、手套等,无处不绣漂亮无比的花。其绣法有十字绣、挑纱绣、连环绣、顺插、倒插等,一块很普通的自编麻布,在她们手里很快就变成了美轮美奂的艺术珍品。

  

  

  B

  特殊的婚丧习俗

  

  苗族崇尚婚恋自由。每年农历三月三的花山节是罗汉沟村苗族青年有情人定终身的日子。当天,全村男女老少和外地苗寨来的未婚男女都到山上对歌,通过对歌表达对在平时劳动中早已情深意长异性的爱慕之情。青年男女定情后,男方择吉日请一站一坐两个媒人到女方家提亲。提亲者不能直接进屋,先在门外吹芦笙,等到女方家里吹芦笙回应才可以进门。进门后女方父母兄嫂等人会不停地提条件,坐媒陪着喝酒摆龙门阵,站媒则不停地按女方家的要求请人、送礼。比如女方母亲说:“这个亲事我们做不了主,女儿的头发有五十根是舅舅家的。”站媒就跑回男家带上礼物登舅舅家的门,把舅舅请过来商量;如果女方家说:“姑娘还小,桌子都安不平”,站媒就要“反应灵活“,赶紧跑到男方家带来银子,一般是4或者4的倍数,具体数额得看男方家的实力……现在,受汉族影响,这些风俗文化都改了,索要彩礼的习惯悄悄改变。

  亲事定下后,就该谈婚论嫁了。女儿出嫁有陪奁,有钱的陪金陪银,一般的陪牛陪羊,无钱的陪线陪针。苗族的婚礼一般是女方家两天男方三天,女方唱哭嫁歌,男方要上“花红”。新娘登门的前一天晚上在男方家举行上“花红”,新郎站着,亲朋好友们手拿一段红布给新郎拴上,边拴红边说四言八句的段子,客人上完“花红”,新郎要根据客人出句对句,宾主谁输谁喝酒。

  罗汉沟村苗族的葬礼一般女人比男人复杂得多,原因是“陪嫁什么陪葬什么”,比如出嫁时陪嫁了几只羊,死后就要杀几只羊,在杀羊之前要把棺材留一条缝,用细绳把牲口牵到棺材前,将细绳的另一头放在逝者手心里,做了法事后才将牲口拉出去宰杀,以让逝者安息。但如果陪嫁了牛,就必须做道场。苗族的道场跟汉族差不多,分早晚,三天或七天,苗族的道场不念经,而是擂鼓和吹芦笙。罗汉沟村苗族人认为,人死后第一关要过和麻(荨麻)林,所以死后必须穿草鞋,而且要左右反着穿。老衣以青色为主,辅以白色和蓝色,取后辈人吉祥顺利之意。死者腰间拴上麻线,所拴麻线数是死者的年龄加4,4的来原是天一根、地一根、爹一根、娘一根,以答谢天地和父母的养育之恩。长辈死了不哭不笑,停放在正屋3到7天不等,供亲朋好友告别,不需闹热。待安葬的第二天设宴招待亲朋好友才闹热。

  “彝族的酒,苗族的狗”,听说苗族有杀狗待客的风俗,也不知真假。和我一起去苗寨的有彝族朋友,怕引起他反感。还好他们端出的是两盘整齐摆放着的清炖鸡、两盘汉族风味的腊肉焖豌豆和两盘苗家风味的豆腐酸汤。  

  之前笔者曾了解过,苗族人待客必杀鸡,鸡头敬主客,鸡爪鸡腿敬陪客,还要分鸡心、喝牛角酒。于是在席间,笔者没再推辞主人往碗里夹鸡头、鸡心,努力啃完鸡头,再把鸡心分给在座的所有人,苗寨人见此激动得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赞。

  

  

  C

  古朴的狩猎文化

  

  过去只能生产荞子、洋芋的苗寨人很苦难,打猎也是他们谋生的手段之一。苗人爬山像猴子,走路如腾云,撵得死麂子,守得死竹遛(竹鼠)。这都是苗族人祖祖辈辈狩猎练就的本领。

  与当地的彝、汉族最大的不同,可能要数苗家人高超的打猎本领了。过去有这样一个故事:罗汉村一个王姓苗族男子发现一只岩羊,当时由于身上没有任何捕猎器具,在森林里便追着岩羊爬坡过崖跑了数十公里岩路,直到岩羊累倒趴在地上奄奄一息,他扛着岩羊继续走了十多里山路回到家。除了超强的攀爬本领和绝好的忍耐力外,令苗族人打猎无往不胜的,是他们的打猎工具。罗汉村村支书告诉笔者,苗族过去的猎器非常多,打野猪、狗熊用网,打刺猬和野猫用夹子,打飞鸟用弹弓,打豹子、老虎用“弩”。对每种动物几乎都有一种专业的猎器。最厉害的要算“弩”,它由岩桑木做成,有一条放刀的槽,还有一个机关暗枭。“弩”不仅可以用来捕猎,还可以用来看家,根据目标放线和调方向,命中率几乎为100%。还有一种重要猎器就是网,苗族的网用熟麻织成,大的有七八米长,韧度好,耐磨又牢实,只要落网就没有挣脱逃跑的机会……回忆起祖祖辈辈打猎为生的生活,有的老人激动地说:“现在的社会好啊,不缺吃不缺穿,国家还提倡保护野生动物,我们苗家人也好好搞生产,再没有人去打猎了。从前,苗人是离不开打猎的。”

  近年来,县委、政府将苗寨列为重点扶持对象,县级有关部门非常重视,先后投入451万元,改善了交通、居住、生活条件,发展种植业、养殖业和旅游业。县民政局从2009年开始把全寨100多户400多人全部纳入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我们要立足本寨、发挥优势,因地制宜,动员全寨抓好畜牧、花椒产业和旅游业。”村支书说。

  罗汉沟村的苗族同胞除了过汉族的春节外,还要过自己的苗年。据传,苗族祖先的统领属兔,所以苗年在正月的第一个卯日,历时三五天或15天,家家都要备足丰盛的年食和糯米酒。此外还有一些重要的节庆如祭鼓节、花山节、踩背节等等,他们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节日,每个节日都过得认认真真,开开心心,也没有忘记过党和政府对他们的特殊扶持。

  结束采访,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美轮美奂的苗寨。箐口山隧道打通了,省级风景名胜区马湖开车到苗寨只需要20分钟左右,苗寨的独特民族文化会吸引更多游客和投资,苗族群众的明天会更加美好。

Copyright @ 2007 xcdsb.ls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凉山日报社 合作伙伴
E-mail: lsrbs@163.com  Tel:(0834)3283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