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24版:新月·非常感受
 上一版  
    标题目录
希望的绿色家园
岛屿轮渡
何时蘑菇再飘香
数字报刊 电子报 首页  >   2019年8月13日 数字报刊 电子报 数字报刊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何时蘑菇再飘香

  □ 张家勇(西昌)

  端午过后,天气渐渐转炎热,几场夏雨落下,土地喝饱了雨水。当山坡上的草青变得湿漉漉的时候,就到采蘑菇的时节。

  家在一片大山环抱的山村里,一条小溪蜿蜒从村边流过,小溪旁边是一座小山坡,山坡不高,地势平缓,像大山伸出的一只厚厚的脚掌。山坡上长满一人多高的小松树,把小山覆盖起来,松树下面是绿茸茸的野草,草丛里就躲藏着各种各样的蘑菇。

  这片山坡是我们村里的自留山,小时候,我们常常在那里采蘑菇。

  1

  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天刚蒙蒙亮,我和邻居的小伙伴一起邀约着上山采蘑菇。我们拿起家里的竹篮或筲箕,戴上草帽,披上塑料布,欢呼雀跃向山坡奔去。

  前一晚刚下了一场透雨,青草沉甸甸地匍匐在地面,松树上缀满了晶莹的露珠,几只小鸟在林间飞翔和欢叫,好像在欢迎我们。

  山上的黄泥变软了,山路湿又滑。在陡峭的地方,有的小伙伴脚下一滑,站立不稳,身子扑向山坡,手脚上沾满了黄泥,引起同伴们一阵哈哈大笑。那正在回头笑的伙伴稍不留神,突然和前面的松树撞个满怀,被树枝上洒下的露水打湿了衣袖,又引起一阵咯咯的笑声。

  我们在嬉笑声中爬上山坡,与蘑菇相会。

  蘑菇通常都长在山坡中部向阳的地方,每年它们都在那里等着我们。我们也相信蘑菇是山里的小精灵,是大山的活宝贝,年年会生长,总也采不完。

  2

  到了熟悉的地方,小伙伴们都星散开来,各自选择一条自己的路线,沿路寻找,不再大声说话。每个人心里都装着一个小秘密:要多采些蘑菇回家。

  我们低着头弯着腰扫视着草丛和树根,慢慢地边走边搜寻,有的伙伴还用手扒开茂密的草丛,担心错过隐藏的蘑菇,被后面走来的人找到后被嘲笑。也有的伙伴急匆匆地走得很快,想抢在别人的前面发现更多的蘑菇。但是,我们往往会利用收获的成果教训他们:忙中多错事,慌狗无好餐。

  这是一场自发的比赛,谁采的蘑菇又多又好,谁就会吸引众人羡慕的眼光,回家也会得到父母的夸奖。

  采蘑菇要学会看地脉,有的地方年年会长出某种蘑菇,有的地方却永远不生长蘑菇,这需要经验的积累。采蘑菇的时候忌讳走别人已经采过的路线,如果察觉到地面草丛有扒过的痕迹,或者地面有散落的蘑菇瓣,就要避开走另一条路。

  3

  山坡上的蘑菇品种很多,有瓦块灰的乔巴菌,有胭脂红的红伞菌。蘑菇都以未张开伞盖的骨朵最细嫩,也好清洗。

  我们最爱的蘑菇是“见手青”(也叫青头菌),这种菌子味道比其他菌子都要好。它和乔巴菌的形状一样,只是伞盖颜色更黑,伞柄是深黄色的。它的伞盖厚实柔软,背面像是粘了一层海绵,若是用手撕开菌子,受伤的地方马上变成了靛蓝色。这种菌子香味浓,柔嫩细滑,特别爽口。

  我的秘密基地是一条半人高的土坎,那里松树稀疏,光照充足,许多白茅草长在土坎下,菌子就藏在草丛里,而且特爱生长见手靑。不过,要去得早,去晚了,就会被他人拣去。

  我走了一段路,绕了一个大圈,快步走到那个土坎边,果然又发现了十几朵刚刚冒出脑袋的见手靑,它们好像还没睡醒,闭着眼睛,等着谁来呼唤。我心中一阵狂喜,利索地将他们尽数请进篮子。捡完后,将扒开的草丛捋顺,好像这里什么也没发生过。 

  忙碌了一阵子,太阳已经不知不觉冒出了对面的山头,天空的乌云已经渐渐散开,绚丽的彩霞铺满了天空。

  大家聚拢在一起,相互打量着身边伙伴的篮子,再瞅一瞅自己手里提的。采得多的得到几声赞叹,采得好的感到几分骄傲。然而无论收获多少,大家都很高兴。

  绚烂的阳光映照着我们红红的脸庞,轻柔的风儿吹动着我们的衣衫,我们像一群凯旋的士兵,挎着篮子,跑下山坡,跳过小溪,回到村庄。

  4

  二十多年后,再次回到老家,那片山坡的松树已经消失了,只有几棵歪脖子的松树在风中瑟缩着,像是留守的老人。光秃秃的山坡在阳光下裸露着,像一张苍老的脸。山坡上开满了紫茎泽兰的白花,已经不生长蘑菇了。

  可惜,蘑菇飘香的情景只能在记忆中找寻了。

Copyright @ 2007 xcdsb.ls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凉山日报社 合作伙伴
E-mail: lsrbs@163.com  Tel:(0834)3283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