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24版:新月·非常感受
 上一版  
    标题目录
希望的绿色家园
岛屿轮渡
何时蘑菇再飘香
数字报刊 电子报 首页  >   2019年8月13日 数字报刊 电子报 数字报刊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下一篇  
 
岛屿轮渡

  □ 潘孟(西昌)

  轮渡充满某种隐喻,在南国黏糊糊的发烫夏日。岛屿上凤凰花热烈似火,路旁栀子肥厚馥郁,扶桑也好,龙船花、鸡蛋花什么的,还有许许多多不认识的花木,都在这炙热中健康又舒坦地开着。令我最为难忘的,还是来往岛屿间热闹的轮渡。

  两层客用白色轮渡船,中等体积,一次可容纳约三四百人,每天来往于岛内外,虽不能说陈旧,却也看得出有些年头。这应该是世代住民最为熟悉的交通方式了,纵然岁月更迭,船舶样式更新,然而渡船一定是他们生活重要的一部分。渡船一层沿着船周设有长凳式的固定座位,中间厅堂空着,顶上安有几排扶手,供乘客站立时使用。不过,人们更喜欢在渡船过海的短暂时间里,靠在栏杆上吹海风、望向雾霭青青的远处,这样的画面,不管本人还是外人看来,都仿似某个电影场景。渡船二层设有多排塑胶独立座位,因为视野更好,上楼每人多收一元钱。

  轮渡价格便宜,从我出发的嵩屿码头前往鼓浪屿每人来回只要三十元,而前往岛内第一码头单程票仅两元钱,相当于海上公交。傍晚时分的末班上,总能看到许多通勤的人,或戴耳机、或发呆、也有拿着自行车的,各种肤色长相的人,往来穿梭。节奏没有那么快,通勤在柔软晃动的海面上也变得富有诗意。海风声、隆隆渡船马达声、推开的波浪、青色的海水,等到靠岸的铃声响起,旅客鱼贯而出,而等候上船的旅客也像被解禁一样,从铁网门后一拥而上,找一个最中意的位置。

  交接的时候,穿白色制服的船长或是某个工作人员总会从二楼凭栏俯瞰,问一下这一班旅客人数,也许是一个固定交接仪式。每一次停靠,都看到他们在做这个仪式,其实航程很短,从嵩屿码头坐到鼓浪屿只要八分钟、坐到岛内第一码头也顶多十多分钟吧,不禁揣度他们周而复始重复这个动作,会不会觉得厌烦呢?不过海总是百看不厌的吧。坐在二层淡季空荡的渡船上,海风扑面,让人忘记炎热、忘掉来时路。

  船上短暂逗留的各色人等,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故事。人们沉思、发愣、喧哗,打扮各异,或结伴、或独行、或幸福或不幸,每每看到轮渡上的陌生众人,总觉得这是个非常适合作为小说素材的场景,只可惜自己没有写小说的才能,即使勉强为之,也只能是轮渡上邂逅的陌生男女,逐渐相识相恋终又分开,类似这样俗不可耐的桥段。不过,现实中这样的桥段却总是让人百看不厌,也许是大家都孤独的缘故吧。

  虽有一部分商业气息浓厚和各种网红景点类似,鼓浪屿终究还是特别而美丽的,它既有一种爽快江湖气、也有悠扬的钢琴声徐徐诉说,它沉静、缓慢,以自己的步调缓缓走过岁月的轨道,至今依然保持着自己的风骨和节奏,没有被极速发展的外部环境吞没,难能可贵。想来轮渡也是最适合它的交通方式了,无需汽车尾气,更别提火车、飞机什么的,接近遗世独立,有轮渡就足够了。

  八年前来此地,只见青墨色的东海在晨光雾气中摇曳,八年后自己以完全不同的心境慢慢回头细看,依然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属于自己,唯有此刻当下,青色的入世之海,海上轮渡,人来人往,再远处,是看起来无边无际的渺远太平洋,静静看着时间里发生的一切,默不作声,唯有涛声依旧。

Copyright @ 2007 xcdsb.ls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凉山日报社 合作伙伴
E-mail: lsrbs@163.com  Tel:(0834)3283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