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0版:新月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目录
转版
《西虹市首富》:
数字报刊 电子报 首页  >   2018年9月14日 数字报刊 电子报 数字报刊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转版

  舞蹈演员们的出色表演让人难忘。

  (上接09版)

  这些情节,黄石一个不落,统统都表现在舞蹈里,除此之外,就连迎亲队伍到家门时,隔着门问“有没有狗?”等等小细节也生动的还原了婚礼现场。

  在彝族婚礼中,新郎是不上门迎亲的,所以整个舞蹈里没有新郎的角色,不理解的人疑惑,这不是新娘唱独角戏吗?恰恰相反,彝族传统婚礼中,最热闹的是抢亲场景,而抢亲的主角们正是这群来迎亲的小伙子和女方家的女孩子。黄石把迎亲小伙子们的心理活动表现得细致有趣,让观众一边乐一边领会这种民俗。

  “曾经在采风时,我采访过迎亲的小伙子们,你们就只是去迎亲吗?他们回答说,当然不了,我们也去寻找自己的心上人,下一次,就去迎她咯……”

  小伙子们拉起姑娘的手,拿起斗笠遮遮挡挡,在姑娘的耳边说着悄悄话,又一份羞涩的爱情在萌芽,下一场婚礼又有了前戏……

  

  编导/汤文钰

  舞蹈的最大魅力

  是传播彝族传统文化

  

  就在前几天,凉山州歌舞团老艺术家汤文钰送走了来自北京的一位挚友。80岁的汤文钰和70多岁的董丽馨,结缘于舞蹈,相知于舞蹈,并由此建立了一生的友情。此次董丽馨带着儿子再赴凉山,亦是为了舞蹈《喜背新娘》。

  汤文钰是一名老演员,负责演员们日常表演的基本功排练,她也是《喜背新娘》的编导之一,在和黄石一起编排节目的过程中,从动作到服装,两人都有商有量,完美体现了两位老演员的扎实功底。

  有观众提问,为什么《喜背新娘》的8个女孩子的彝族服饰颜色各异,没有统一起来。老师认为服装应该统一,整体看起来美观、整齐。汤文钰老师是这样说的:“因为现实生活中,客人来参加婚礼,不可能都穿一样的衣服嘛,考虑到这点,我和黄石老师认为还是穿不同颜色比较符合实际。”

  当时,舞台上无法展现抹锅烟子的效果,黄石和汤文钰商量后,决定用面具来代替。于是,两人请来了东方红小学的美术老师黄文才,为舞蹈量身定做了不同款式的动物面具。不过,这个面具,在后来的舞蹈里没有再出现。

  婚礼开始了。

  “惹达”的歌声悠扬响起,女方家请来一位多子多福而且健健康康的妇女为新娘梳头、打扮,梳毕头则戴上耳环、头饰、头罩,着新衣彩裙。

  鸡啼时,新娘被拥至房前的果树下坐着。她们手持藤条,端着水盆,准备对前来摸亲的迎亲者进行一番痛打。这时男方派出的一名机灵代表,在其他人的簇拥和掩护下,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委曲中想方设法摸亲。只要他们摸到新娘头上的盖头,新娘便算是婆家的人了,这时停止了“保卫战”,大家簇拥着新娘开始上路。

  迎亲时很特别的是,还要演一出抢婚闹剧,但这次不是在女家,而是在途中。抢婚带有一种表演成分,它热闹、喜庆、祥和,是彝族人民娶嫁的一种表现形式。这天,打扮一新的新娘,由娘家人送至半路,男方家则在半路抢亲,女方的家人和亲戚朋友则在后面象征性地追赶上来,此时,抢婚也就变成一种娶嫁的交接仪式。抢婚既是对女方的一种尊敬,也是彝族人民一种古老的娶嫁形式。

  “木棍打在屁股上,男孩子们痛得弹跳起来,当时的演员,就连这些小动作都表演得十分到位,太真实了。”黄石老师介绍说。

  在北京参加完汇演,《喜背新娘》一下就轰动了。

  紧接着,《喜背新娘》被选为优秀民族舞蹈,参加《姹紫嫣红》舞蹈纪录片的演出。黄石和汤文钰一直陪在演员们的身边,直到拍摄结束。

  “当时听到现场导演在说,这个节目是众多节目中,最出色的,心里面一下子就感觉特别自豪。”汤文钰老师回忆道。

  纪录片拍好后,在全国各地播放,让更多的人认识了《喜背新娘》,认识了彝族。

  随后,很多歌舞团相继找到黄石和汤文钰,希望能把《喜背新娘》教给他们。

  黄石和汤文钰又开始忙着教各个歌舞团排练《喜背新娘》。事后,汤文钰老师是这样说的:“我觉得嘛,能够把彝族的传统习俗、文化传播到更多的地方,就是舞蹈最大的魅力,这是我们作为一个演员,能为党和政府、为老百姓做的事情,是值得高兴的事。”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喜背新娘》不仅传遍全国,也走出国门,到日本以及欧洲一些国家表演,获得了非常好的反响。

  

  演员/沈玲

  去农村采风

  演好第一位新娘

  

  沈玲出演《喜背新娘》的第一位新娘时,还是凉山州歌舞团的一名新进演员。这是她出演主角的第一个节目。虽然也参加过彝族婚礼,但从未站在一个新娘的角度去揣摩过她的内心世界,所以,为了演好自己的角色,沈玲特地去甘洛采风,学习如何当好一个“新娘子”。

  十八九岁的彝族姑娘沈玲,恋爱都没谈就要演新娘,对她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挑战。一个好的舞蹈演员,不仅要用肢体语言来表达舞蹈的内涵,更要用五官来表现喜怒哀乐。只有两者搭配好了,才能把舞蹈的原意表达得最彻底。

  “既然是新娘,肯定有很多的内心活动,如何把握好新娘那种欣喜、害羞、舍不得等等复杂的情绪,很关键,但我掌握不好。”

  幸运的是,那段时间刚好巧遇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到凉山采风,他们听说了《喜背新娘》这个节目后,立刻决定,以沈玲的实际情况为切入点,去甘洛拍摄两场彝族婚礼。

  在婚礼现场,沈玲学到了不少东西,也感受到传统的彝族婚礼的氛围和新娘内心欲拒还迎的情绪。

  “通过自己的学习,再加上黄石老师和汤文钰老师两人的教导,我成功地把新娘演活了。”

  之后的10年里,沈玲这个“新娘子”把最传神的表演带到了全国各地。现在,《喜背新娘》里的新娘多得数不胜数,但说起最棒的新娘,大家都还是会记得沈玲。

  除了沈玲,我们文章开头提到的董丽馨老师,也是《喜背新娘》的一位新娘。这位中央民族歌舞团的新娘,此次回到大凉山,特地带着儿子回来学习《喜背新娘》。经汤文钰老师介绍才得知,原来董丽馨老师的儿子也是一名舞蹈演员,特别喜欢《喜背新娘》这个节目,为了学习原汁原味的节目,决定实地走进凉山,从头学起。

  《喜背新娘》演了30多年,如今依然是老百姓口中最钟爱的节目之一。它和很多经典歌舞一样,从诞生到风靡全国再到走出国门,感染了很多人,也发生了很多故事,它的经典,在于它虽是舞台上艺术家们载歌载舞的表演形式,却真实反映了彝族人民生活中有趣的婚嫁习俗和彝家儿女淳朴的爱情,让更多的人通过舞蹈认识彝族,了解彝族文化,爱上彝族文化。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新娘出现,会把这种彝族最传统的文化传播到更多的地方。

Copyright @ 2007 xcdsb.ls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凉山日报社 合作伙伴
E-mail: lsrbs@163.com  Tel:(0834)3283311